您的位置:首頁>他山之石
這個基層法院做了啥,成了鄉親們眼里的“親密家人”?
發表時間:2020/01/06來源:福建法治報 責任編輯: 黨倩

巡回法庭成為“家門口的法庭”,幫扶干部成為“親密的家人”,法院干警駐村駐點成為“村里的一員”……這些生動的場景,是福建省古田縣人民法院扶貧的一個個剪影。

古田地處閩東北、閩江支流古田溪中下游,上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交通、經濟陷入雙邊緣化困境,古田縣被列為省級扶貧開發重點縣。

為沖破發展桎梏,打贏脫貧攻堅戰,古田法院不斷創新扶貧措施,以“法治+扶貧”為突破口,找準司法與扶貧的結合點,突出“精準”要求,堅持“三點工作法”,點面結合構筑脫貧攻堅的“法治屏障”,助力精準扶貧、精準脫貧。

找重點:巡回審判解民憂

“謝謝你,彭法官,讓你費心了,看病錢有了我也踏實了。”小徐激動地說。

“朋友之間也不好鬧得太僵,你也放寬心,注意休息。”古田縣人民法院黃田法庭庭長彭雯寬慰道。

事情還得追溯到2018年6月。小徐在朋友小魏處幫忙做工,不慎從高處跌落造成左腿骨折。事發后,小魏支付了1萬元治療費,可過了幾個月小徐左腿仍不見好。當小徐再次向小魏要賠償時,小魏不同意,雙方就此打起了“口水戰”。

在找當地司法所幫助協調無果的情況下,古田法院黃田法庭受理了此案。考慮到小徐受傷行動不便,法官于是主動上門為其辦理立案手續,調解就在小徐家中進行,最終經調解,小魏一次性賠償小徐4萬元。

為困難群眾送上慰問品

上門立案調解,連通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這是巡回法庭開進農家的一幕,也是因地制宜助推“法治扶貧”的有效實踐。

脫貧攻堅,鄉村是主戰場,如何在扶貧中找準司法定位、主動作為?古田法院依托人民法庭、巡回法庭、法官工作室,主動回應人民群眾的訴訟需求,將司法觸角延伸至最基層。

“我們先后成立平湖法官工作室、環大白溪環境保護工作室。”古田法院副院長蘭惠琴介紹道,“通過巡回審理、就地調解的方式深入山區、鄉村、湖溪,為貧困群眾提供便捷訴訟服務,讓法官常駐‘家門口’,最大限度融入脫貧攻堅中。”

近年來,古田法院舉全院之力推進法治扶貧,對“三養”糾紛、老幼病殘貧、鄉鄰糾紛等事實清楚、權利義務明確的民事案件開展巡回審理,把庭審活動、司法服務送到貧困戶身邊,用真心貼近群眾,用腳步丈量民情。

疏痛點:司法救助顯溫情

精準扶貧如何與法院工作深度融合?為避免當事人“因案致貧”“因案返貧”,古田法院不斷思考,打造“執通車”,完善司法救助措施,疏通貧困梗阻。

2019年1月,陳大爺在散步時不慎被公交車撞傷。因后續治療費等問題,陳大爺一紙訴狀將公交公司告上法院,可訴訟費讓大爺發了愁,本就是一級殘疾人的陳大爺除了補助金再無其他經濟來源。在了解陳大爺的情況后,古田法院干警上門為陳大爺立案,并緩交了訴訟費1654元,解了大爺的燃眉之急。

如果司法救助是“雪中送炭”,那么暢通涉扶貧案件執行“綠色通道”則是為貧困群眾維權注入“源頭活水”。

為困難群眾送慰問款

家住大橋鎮杜老伯一家是鎮里的低保戶,年過七旬杜老伯仍需打工謀生。2013年2月,杜老伯接到同村鄭某某搭建銀耳棚活,7個月后,菇棚建起來了,工資卻沒著落。2018年9月杜老伯起訴獲勝后,鄭某某仍拒絕支付工資6750元,2019年1月,急得團團轉的杜老伯向古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在知道杜老伯特殊情況后,執行干警主動上門,詢問被執行人財產情況,了解杜老伯的貧困情況,為下一步司法救助作準備。與此同時,查人找物,全力追蹤被執行人下落,不到1個月便將杜老伯被拖欠7年的工資6750元執行到位。

近年來,古田法院對涉貧案件優先立案、優先執行、優先兌付,打造涉貧“執通車”。2019年以來,執結142起涉民生案件,為18名當事人申請縣級司法救助金34.4萬元,依法緩減免交訴訟費3.5萬元,支持困難群眾依法維權,讓陽光照亮困難當事人的訴訟之路。

落定點:產業幫扶拔窮根

正如“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扶貧開發貴在精準、重在精準。古田法院結對幫扶,定點扶貧,“手拉手、心連心”,列出清單,找準窮根。

在掛鉤幫扶貧困戶藍秋玉一家時,該院了解到這一家情況特殊。其子潘聯于1992年遭遇車禍落下殘疾,后來聯又撿了個女孩小潘,一家三口就靠著藍秋玉在村子里經營的小賣部維持生計。

面對生活的困境,如何幫助扶貧戶“拔窮根”“摘窮帽”,古田法院靶向施策,助力藍氏母子走出一條產業結合的“造血”路。

法警大隊干警許忠華最先接過藍秋玉的扶貧棒。“先后走訪了幾次,摸清了她家的情況,孩子的戶口問題最讓我揪心。”許忠華說道,“小潘9歲了戶口還沒著落。”

古田法院主動聯系黃田派出所,溝通解決小潘的落戶問題,幫助潘聯向縣殘聯申請輪椅以及殘疾補助。后來潘聯萌生了養殖雞鴨致富的想法,許忠華推薦其利用家里空閑的地方,開荒發展起雞鴨養殖。雞鴨養起來了,銷路又難住了潘聯,古田法院發動全院干警,利用朋友圈打廣告做推銷,幫助其拓寬雞鴨銷售渠道。

“今年,我們幫藍秋玉報名了電商課程培訓。她打算開網店銷售農家地瓜粉。”古田法院政治處主任魏新介紹道。

讓藍氏母子“走”出脫貧路,只是古田法院精準扶貧的一個縮影。2016年至今,該院先后結對幫扶122對,堅持入戶走訪,量身打造脫貧計劃,成為幫扶對象“親密的家人”。

2019年6月,古田縣退出“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實現脫貧“摘帽”。“下一步,我們要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原有幫扶干部做到脫貧不脫鉤,繼續做好產業薄弱村西坑村掛鉤幫扶工作。”古田法院黨組書記、院長王嬪說道,“使命呼喚擔當,初心引領未來。全面小康一個都不能少、脫貧路上一個都不能少,法治扶貧我們大有可為。”(記者?龔麗雯?通訊員?鄭曉燕?陳嘉倩)



快乐10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