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干警隨筆
使命如山 鞠躬盡瘁
發表時間:2019/07/25來源:晉城長安網責任編輯: 李曉詩

深2米、直徑60厘米的洞口,一陣冷風襲來,全是陰森恐怖的氣息。我在這狹小的空間內以一種極其畸形的姿勢爬行了很久。那一刻,我的手和腳似乎已經不聽使喚,可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發抖的身體,使出渾身力氣,爬到了墓穴內完成了拍照,勘察,測量,繪圖。任務結束,我還是沒緩過神來,我害怕的有些目光呆滯,同行的戰友在沉寂的車內一言不發。隊長說,走,我請兄弟們喝酒去。那一天,我喝了很多酒,戰友們把我扶回宿舍,隊長把我的新警服蓋到了我的身上,他希望這身充滿正義之光的警服可以驅散我內心的恐懼。這是我的第一次出警,永生難忘.....

大家好,我是一名法醫。從警十年來,我見證了1000多名死者的離去。不論滿地蛆蟲,蒼蠅亂飛的高腐現場,還是支離破碎、異常慘烈的車禍現場,都會有我們的身影。作為法醫,你得克服恐懼、忍受常人無法忍受的氣味,太多的現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到底有多么的慘烈,說實話,我害怕過,但我從來沒有后悔過。

生活中酸甜苦辣各有味道,你知道法醫是什么味道嗎?法醫的味道就是你離開家一個禮拜,回到家兒子不讓你抱他。兒子說,爸爸,你是臭的,每當看到孩子這樣我就特別難受。那一刻我知道了臭是有重量的,是一塊厚重的石板,他壓在你心口上,肺腑里,能把你壓出眼淚,壓得你喘不上氣來,壓的你甚至一句話也講不出來。之后,我的家里從來沒有一件工作制服,我會在回家前一遍又一遍的洗澡,因為我擔心這種味道拉遠我和孩子的距離。我用了4年,1500多天,靠這警服的支撐,靠著心里的煎熬,一點一點把這種味道從衣服的纖維里擠出來,從身體里排出去。孩子終于肯抱我了,他會和別人說爸爸是一名警察,孩子的眼神里對我全是崇拜,那一刻我這個做警察的父親心里只有一個味道——甜。

我是法醫,警服讓我戰勝恐懼,給予我力量;我是警察,警徽給我指明方向,讓我步履鏗鏘;我們背抵黑暗,守護著公平正義的陽光,永做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

快乐10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