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干警隨筆
用法治思維品鑒《水滸》
發表時間:2019/09/10來源:山西法制報 責任編輯: 高鶴

去年夏天,聽說老朋友郭相宏教授在省圖書館作《法眼看水滸》系列講座,我一下子興奮起來。用法治思維品讀《水滸》,第一次聽說。相宏教授那天講的是梁山好漢與黑社會組織,用現代法治語言條分縷析梁山好漢的行為和做法,講得妙趣橫生。這樣的講座持續了一年,共作了十講,在省城引起熱烈反響。今年上半年,相宏教授把講稿匯編成書,冠名為《水滸解毒》,由北岳文藝出版社出版發行。

書出來后,相宏教授送了我一本。細細讀來,覺得越讀越有味,越讀越受啟發。筆者認為,《水滸解毒》這本書最大的貢獻在于用法治思維研究《水滸》。縱覽全書,主要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觀點新穎,見解獨特。相宏教授本科、研究生都是法學專業,先后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是我省第一個憲法學博士,前些年又獲得博士后,擔任太原科技大學法學院院長,教授、碩士生導師,從事法學教研二十多年,法學功底扎實深厚。他自幼喜歡文學,尤其鐘愛《水滸》,閱讀了各種版本,對故事情節、人物描寫、寫作手法了然于胸。正是具備以上兩個條件,才能為講座奠定堅實基礎,形成自己獨特的看法和觀點。“替天行道、造反有理”是《水滸》的主題,他從法律角度解讀為自然法。自然法是一種觀念、一種理性、一種道德追求,是人們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國式的自然法觀念就是天道大于國法,法律如果不能懲惡揚善,維護公平正義,不符合道德倫理,就是惡法,惡法不是法,人們可以不遵守。法須良法,惡法非法。替天行道就是梁山好漢的意識形態。因此,替天行道成為梁山的自然法,成為好漢們的最高道德準則,解決了殺人放火、背叛朝廷的合法性問題。在此基礎上,他提出一個重要命題,“替天行道是梁山好漢在江湖叢林和世俗權力之間選擇的道德平衡點”,既能得到江湖的認可,又能得到官方的認可。這個觀點為我們從法律角度解讀《水滸》提供新視角、新高度。

通過對《水滸》中正義和法律的解讀,相宏教授提出人權、皇權與公權是不一樣的。皇權是一家一姓私利的集合,不能代表國家,更不能代表普天之下的蒼生;人權是老百姓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各種權利,沒有人權,公民就不能稱之為法律意義的人,只是工具或奴隸;公權才是政府為公眾、為社會服務的,要以保障人權為核心,才能稱為善治,保障人權的法律才能稱之為良法。《水滸》中的皇帝只是維護皇族利益集團的代表,心中只有皇權,沒有公權和人權。梁山好漢們反抗的是腐朽的皇權和濫用的公權,所謂的殺富濟貧不過是打家劫舍,只是梁山小集團的自利自肥,并不關心普通民眾的利益和生死,他們的替天行道并不是保障人權。這樣的見解發人深省,為我們深刻理解梁山好漢的殺富濟貧、打家劫舍提供了新的見解。

二、條分縷析,闡述透徹。《水滸解毒》分為十講,分別從主流價值觀、江湖規則、官場規則、法律與正義、女性及其命運、婚姻家庭法、梁山好漢與黑社會組織、職務犯罪行為、宗教與信仰、興衰啟示錄等方面,進行認真細致地分析,闡述透徹,深受啟迪。比如對梁山老大宋江的評價,他認為是草根逆襲的典型代表,總結出宋江的五大優勢,即:義字當先,廣結善緣;籠絡人心,鞏固班底;穩抓軍權,屢立戰功;忠孝節義,陽儒陰法;假借神力,自我神化。又如對林沖的評價,他認為林沖是忍者神龜,是體制內外的兩難者:老婆被高衙內調戲,自己又被高太尉陷害,仍然幻想在體制內發展,委曲求全,沒有濫殺無辜的記錄。又如對李逵的評價,通過兩次犯上,一次是挑戰宋江,一次是挑戰皇帝,認為李逵是梁山上骨頭最硬的,不畏強暴,正直敢言,是梁山上唯一既敢于挑戰江湖秩序,又敢于挑戰皇權秩序的人。他扯詔謗徽宗,其實是對皇權秩序的蔑視。梁山好漢當中替天行道的精神,在李逵身上體現得最集中,最典型,也最危險,危害最大。他對梁山好漢排座次的奧秘總結為七個方面,即:綜合實力、派系歸屬、武功戰績、故舊交情、血緣婚姻、道德評價和時代背景,非常到位,符合實際。

三、剖析黑幫,重構秩序。一部《水滸》就是一部描寫黑社會的歷史,從單個人攔路搶劫到群體打家劫舍,到水泊梁山眾人聚義,封一百單八將,成為有組織、有計劃對抗朝廷的黑幫。黑幫盛行,造成逆向淘汰效應,違法的淘汰守法的,法律成為逐利的工具,社會形成了官、民、匪三元結構。這樣的社會如何不亂?我們從《水滸》中看到了人治下的官民對立,官府越強大,百姓越弱小;權力越張狂,百姓越愚昧;百姓越善良,官吏越惡劣;道德越高大,法治越渺小。當社會上充斥著道德說教時,說明法治越來越遙遠。作者呼吁法須良法,治須善治,吏須廉吏,民須良民。要增強法治意識,用法治角度和眼光審視我們自身,這才是解毒《水滸》的意義所在。

四、法治情懷,期冀良法。作者在最后一講,從宏觀上論述了梁山的興衰,提出自己的期望。首先分析了梁山的四個階段:在初創時期論述了王倫的功與過,在崛起時期論述了晁蓋的生與死,在鼎盛時期論述了宋江的智與愚,在衰敗時期論述了梁山的興與衰。同時,闡述了梁山發展變化的四次轉型:從打劫到造反、從造反到招安、從招安到報國、從報國到打手。在此基礎上詳細剖析了梁山興衰的主要原因,取得勝利的經驗主要是平等富貴的理想圖景、替天行道的政治綱領、忠君報國的思想旗幟、人才薈萃的干部隊伍、能力超群的領導人物和齊心協力的戰斗團隊。失敗的主要教訓包括德法盡失的腐朽王朝、專權謀私的權力集團、君國一體的愚忠思想、招安之后的道義缺失、不謀民生的自肥政策以及逆流而動的同類相殘。最后,作者認為水滸是個大悲劇,個人、集體、國家、信仰四大皆空。當宗教體制、好漢、民間都靠不住的時候,還會追求好漢的俠義嗎?《水滸》以文學的形式給我們以法治的啟示,中國傳統的專制集權體制經過兩千年循環后,已經千瘡百孔,死路一條。唯有拋棄人治實現法治、拋棄惡法實現良法,才是一個國家發展的正途。

五、語言詼諧,妙趣橫生。《水滸解毒》語言方面最大特色就是詼諧幽默,妙趣橫生,延續了《水滸》的傳統。全書都是短句,而且口語化,可讀性強。比如《水滸》中充斥著各種暴力場面,充滿了暴力崇拜和權力崇拜,作者總結為“暴力美學、屠殺快感”。把最受委屈、最能忍耐的林沖形容為“體制內外的忍者神龜”;把幫助施恩與蔣門神爭奪快活林酒店的武松形容為“黑吃黑打手”;把動輒殺人、殘暴兇狠的李逵形容為“嗜血狂魔”;把仗義疏財、樂于助人的宋江形容為“散財童子”;把為徽宗提供娛樂、消煩解悶的高俅形容為弄臣、佞臣、奸臣于一身的亂自上作的人物等,讓人過目不忘。這些精彩語言,折射出相宏教授深厚的文學功底、敏捷的思維。作者把《水滸》比喻為一幅國人的精神自畫像,每一個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水滸情結、水滸印記、水滸人格。這些論述非常深刻,非常到位,值得細細品鑒。

(作者單位: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快乐10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