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政法論壇
家庭教育法該怎么立
發表時間:2019/08/22來源:山西法制報 責任編輯:

家庭教育已不再是“家務事”,重視家庭教育已成社會共識。

據全國婦聯調查數據顯示,90%的被調查者認為,家庭教育對個體成長起著重要的作用,74%的人認為有必要或非常有必要通過法律來規范家庭教育服務和管理工作,78%的人認為政府應在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中發揮重要作用,64%的人認為政府應對家庭教育工作進行監管。騰訊網開展的民意調查顯示,90.58%的網民認為我國缺乏親職教育。

應當看到,我國有關家庭教育的法律政策不斷制定和完善,為家庭教育在促進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中發揮獨特作用提供了法律依據。但是,目前我國家庭教育的立法狀況與其在現代國民教育和終身教育體系中的重要地位不相適應,家庭教育的法制建設明顯滯后。

“必須要盡早實現家庭教育法治化。”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近日接受采訪時指出,應當從全國人大和地方人大兩個層面推進和實施家庭教育立法,同時政府及部門出臺和實施有關行政法規與規章,并加強家庭教育執法力度、監督力度。

呼喚國家專門立法

筆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目前我國缺乏系統、專門的家庭教育法,有關家庭教育的法律條款散見于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民法總則、婚姻法等多部法律中。比如,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十二條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學習家庭教育知識,正確履行監護職責,撫養教育未成年人。有關國家機關和社會組織應當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提供家庭教育指導。”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關于家庭教育的部門規范性文件。

但這些法律法規雖有提及家庭教育,仍缺乏系統性,存在主體不明確、效力等級低、保障力度弱、執行難度大等問題。對于父母或其他監護人如何對兒童正確開展家庭教育、政府相關部門和社會組織如何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支持,也缺乏進一步規范。

“解決這些突出問題,迫切需要國家盡快出臺專門立法進行規范和引導,強化細化監護人家庭教育主體責任,明確各相關部門職責,推進構建家庭教育社會支持系統,為家長履職提供必要的指導、支持和服務,從源頭保障家庭教育的質量和水平,實現家庭教育工作有法可依。”周洪宇說。

地方立法先行先試

“家庭教育還要立法?管教孩子還要依法進行?”“立法能解決目前家庭教育中越發嚴重的焦慮感?”“不好好管教孩子,還要負法律責任?”對于家庭教育法,許多家長有不少的疑問。

據了解,到目前為止,世界各國還沒有出現專門的家庭教育法,美國、德國等通過制定相關法律或成立“家庭問題委員會”等形式,建立了完備的家庭教育體系。如果父母被指控對孩子“嚴重忽視”,則等同于虐待罪將受嚴懲。

就我國而言,由于人口眾多,各地發展不均衡,制定家庭教育法對確立家庭教育的法律地位、提升家長素質、加強對家庭教育的指導、優化未成年人成長的家庭環境、保障未成年人全面健康發展,顯得尤為重要。

筆者了解到,一些地區已經先行先試出臺了家庭教育方面的地方性法規。2016年5月,重慶在全國率先通過《重慶市家庭教育促進條例》。貴州、山西、江西、江蘇也隨后陸續出臺家庭教育促進條例,河北、福建、安徽等地將家庭教育立法列入當地人大立法規劃,這些地方立法為全國立法提供了實踐基礎。

但從實踐來看,這些地方條例還存在不少問題,比如,家庭教育定義簡單套用未成年人保護法中的監護概念,不盡科學準確。再比如,政府職責較為模糊,權責不清、事權不專,有關部門或者人民團體的家庭教育指導責任難以落地,規定的社會參與家庭教育指導責任較為模糊,缺乏針對性、指向性。

對此,正在進行中的有關家庭教育地方立法注意到了這些問題,在借鑒各地有效經驗的基礎上,進一步積極探索,突出地方家庭教育工作實際,避免了淪為所謂“軟法”的尷尬境地,或者為了立法而立法的正當性詬病。

如提請二審的《浙江家庭教育促進條例(草案修改稿)》就刪除了與上位法重復條文、文件式條文、空洞宣示性條文、無可操作性條文,把政府職責規定得更為具體,將關于家庭教育的指導讀本、工作規范、專項規劃、評估檢查、財政預算、政府購買服務、公共服務體系、政務服務網、專業工作隊伍、專項職業能力培訓均明確了具體的牽頭責任部門或者人民團體,并明確師范類高等院校將家庭教育相關課程列為師范專業必修科目。

提升家庭教育地位

“目前的家庭教育中,很多家長‘重知輕德’,忽視對孩子良好個性品質和行為習慣的培養;不少家長缺乏教育子女的經驗,特別是在引導孩子的心理健康上沒有良好的辦法;還有留守兒童、流浪兒童、單親兒童、重組家庭兒童、農村貧困兒童等家庭教育的嚴重缺失。”周洪宇建議,通過立法構建各方參與的立體化教育體系。

據悉,為落實《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提出的家庭教育立法目標任務,從國家立法層面規范和發展家庭教育,2011年起,全國婦聯與教育部共同啟動了家庭教育立法調研工作,開展了大量的文獻研究、實地調研、專題研討,形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法(草案)》。家庭教育法也列入了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年立法規劃的第三類立法項目。

為了進一步推進家庭教育立法,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婦聯黨組成員鄧麗聯名代表共同提交《關于加快家庭教育立法的議案》,建議通過加快立法提升家庭教育地位、明確家庭教育核心內容、擴大公共服務供給、規范家庭教育行為,從制度層面推進解決家庭教育面臨的突出問題,促進家庭教育工作持續發展,為培養能夠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提供法治保障。

議案指出,加快家庭教育立法,是推進完善未成年人保護法律體系的必然要求。應將家庭教育法與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接續推進、配套銜接,構建完備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律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將重點推進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預計將于10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進行初次審議。據悉,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開展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修法調研中,各地建議強化家庭教育的呼聲很高,相關部門也持續開展了家庭教育立法調研論證,立法中的重點難點問題日益清晰。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國家加快家庭教育立法的時機和條件已經基本具備,建議全國人大進一步深入調研,加快進程,與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接續推進,早日出臺家庭教育法。

快乐10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