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政法論壇
在晉建立文物保護法庭(院)的必要性
發表時間:2019/08/27來源:山西法制報 責任編輯:

今年,山西省委、省政府在全省范圍內召開了一場“改革創新,奮發有為”的討論活動,旨在以解放思想引領改革新突破。在這樣的大環境中,結合山西文物資源保護現狀和太原鐵路運輸中級法院近年來改革發展實際情況,筆者從一名法律工作者和一個土生土長的山西人的視角,提出一己拙見,僅供參考。

我的家鄉在晉南,自幼耳濡目染,聽說了不少典故傳說,長大后熟知山西文化源遠流長,是中華民族的發祥地之一,是華夏文明的“主題公園”,中國社會變革的“思想庫”,古代東方藝術“博物館”,山西的歷史文化在華夏文明的進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在三晉大地上,貫穿南北的文物古跡,有119處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118處兩千年以上的歷史都城,祖先留下的寶貴遺產居全國首位,唐代建筑在全國僅存4處,都在山西;宋代以前的建筑,僅存百余,70%在山西。

山西的歷史文化資源得天獨厚,種類多樣,各具特色,但是山西文物保護的現狀卻令人擔憂。原因有兩方面:一方面由于歷史上形成的問題,文物保護資金不到位、文物產權混亂,公私產權不清楚、文物保護措施不到位,導致我們看到了很多市縣的文物處于年久失修的狀態;另一方面,文物失竊情況較多,尤其在2018年6月,山西展出被盜文物4431件,西周鳳鳥紋銅尊等一級文物亮相。其中僅國家一級文物就有25件,國家二級文物80件,國家三級文物199件,數量之大、文物之珍貴,令人不得不感嘆,這些文物一旦流失,將會給中華民族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文物保護亟需法律護航!

近年來,山西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制定了許多實施細則,諸如《山西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實施辦法》《山西省平遙古城保護條例》《太原市文物保護管理辦法》等,堅持嚴格保護和保護與利用相結合的原則。

那么,如何正確運用法律武器,全力為山西文化保護保駕護航就顯得刻不容緩。作為正置身于司法體制改革的鐵路法院領導干部,除了要以身作則、踐行保護文物的行動外,個人認為,在山西建立文物保護法庭(院)能更有效、更有力地打擊文物犯罪,對破壞文物的行為形成震懾。具體論述如下:

乘風破浪 文旅興晉

2017年,山西文旅集團成立,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決策部署,圍繞“331”旅游發展新格局定規劃、謀布局,整合全省文化旅游資源資產,打造文化大省,全力構建山西文旅發展新航母。2018年,根據山西省機構改革方案,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廳掛牌成立,意義重大,深化文旅體制機制改革,把山西省得天獨厚的文化旅游資源轉化為具有競爭力的產業優勢。2019年4月,在山西第五次旅游發展大會上,省長樓陽生強調,在保護旅游產業上要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在保護文物上強化法治思維,建立文物保護法庭(院)旨在加強對文物的保護,敦促行政機關認真履行依法所承擔的保護文物職責,維護文物管理秩序;同時,對破壞文物保護的單位和個人運用法律手段進行懲罰,形成威懾力。

鐵法改革 鳳凰涅槃

目前,全國鐵路法院處在一個大變革時期。自2012年3月太原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從鐵路系統全面移交地方以來,全體鐵法干警以飽滿的熱情投身于山西審判事業,開創了全國鐵路法院移交地方的先例,也開啟了鐵路法院改革的破冰之履。根據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的意見——人民法院第五個五年改革綱要(2019—2023)》中第33條“配合人民法院組織體系改革,推動整合鐵路運輸法院、林區法院、農墾法院等機構,進一步優化司法資源配置”關于鐵路法院改革的規定,截至目前,全國18家鐵路中院已有12家中院改制結束,均是結合本省情況進行改制,例如:杭州鐵路法院改為“杭州互聯網法院”,南京鐵路法院改為“南京海事法院”,上海鐵路運輸法院進行行政案件集中管轄等。山西鐵路法院改革受歷史等客觀原因的限制,雖然率先拉開全國鐵路法院改革大幕,但在改革推進過程中逐年滯后,且受案件管轄范圍較窄的限制,人均受理案件不飽和,總量低于全省法院平均值。綜上,山西鐵路法院勢在必改,且各項條件業已成熟,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文保法庭(院)蘭舟催發

太原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下轄三個基層法院,分別為太原、大同、臨汾鐵路運輸法院,在太鐵兩級四院建立文物保護法庭具有先天性優勢。從地理位置上來說,三家基層院的分布從北到南,能夠全面覆蓋山西文物分布范圍,保證案件能夠得到及時有效、公平公正的處理,從人員結構上來說,目前兩級四院現有政法專項編制176名,員額法官51名,設立文物保護法庭(院)之后,在人員配置上能全面滿足司法審判的需要。建立山西文物保護法庭(院),能夠有效盤活、充分發揮山西鐵路法院的司法資源。

文物保護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建立文物保護法庭(院),將各類文物資源納入法治統一治理的框架之中,加強涉文物保護司法案件審理,對破壞文物的不法分子進行有力制裁,提升執行效率,推進以案釋法,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使山西省豐富多彩的古建筑和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在更為有力的法治庇護之下,永遠閃耀著民族精神的光輝。(作者系太原鐵路運輸中級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

趙亞體

快乐10分软件 江西11选5任选5基本走势图 股票市场行情分析 甘肃快3开奖 福建31选7复式 今日3d开奖号预测 某企业筹资5000万元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 湖北11选5任二最大遗漏 七乐彩杀号技巧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网 北京快三多少期结束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湖南快乐十分规律 八大权重板块是哪些 加拿大28结果查询官网一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