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政法論壇
淺議被遺忘權的權利屬性及本土化
發表時間:2019/10/22來源:山西法制報 責任編輯:

2015年,我國首例被遺忘權案——任某訴百度一案,使得被遺忘權在我國學界引起了熱議。任某要求百度公司刪除與前任職公司相關的關鍵詞與鏈接,并要求經濟賠償。法院以被遺忘權在我國沒有明確立法為由,駁回了任某的訴訟請求。

本案的判決中有著被遺忘權的諸多思考,被遺忘權的內涵和重要性,以及被遺忘權的權利性質與歸屬,都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在2017年頒布實施的《民法總則》中,個人信息保護被編入民事權利一章當中,雖然并未直接規定個人信息為一項權利,但是在規定中說明了其權利屬性。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二次審議稿)》規定,權利人有權要求刪除侵害其利益的網絡信息。盡管被遺忘權還是沒有被確立為一項具體的權利,但通過本次草案內容的規定還是能夠看出被遺忘權的內容已經逐漸滲透進法律保護的范圍中,將網絡信息侵權納入侵權責任進行保護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于被遺忘權內容的肯定。

權利屬性的爭議

在任某一案發生之后,被遺忘權的問題引起了我國學界的熱議。由于我國當前并沒有關于被遺忘權的明確立法,因此首當其沖的爭議焦點便是其權利屬性的定性。目前,我國學者關于這一問題大致有三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被遺忘權應當被界定為隱私權的保護范圍,即隱私權權能說。在《民法總則》實施之前,被遺忘權侵權的案件適用的是隱私權保護的理論及實踐條件。在此基礎上,便有學者持被遺忘權應當納入隱私權進行保護的觀點。在這些學者看來,將被遺忘權交以《侵權責任法》進行保護在法律適用上最為便捷。

根據法律規定,隱私權主要是針對還未對公眾公開的個人信息進行保護,以防止其信息被泄露,是以預防為目的的權利;而被遺忘權更多的是對于已經公開的過時信息上的利益保護。因此在我國,隱私權與被遺忘權兩者保護的客體并不相同。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被遺忘權應當被認定為個人信息權的內容,即個人信息權能說。這一觀點目前在我國學界被大多數學者所認可,他們認為被遺忘權可以納入個人信息權保護的射程,或作為個人信息權的權能進行體現;被遺忘權植根于個人信息自決權,它賦予個體權利決定他們的個人信息的收集、發布和適用事宜。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被遺忘權不屬于隱私權或個人信息權的范疇。這一觀點的支持者認為,法律解釋規定的內容所保護的是社會安全,早已超越了基于隱私保護的信息自決的范疇;并且由于其功能和目的原因,也并不能夠完全被個人信息權所涵蓋。因此,他們主張被遺忘權是公共利益和個人法益的混合體,應當以信息保護法給予個人賦權保護。

被遺忘權的應然屬性

眾所周知,整個民事權利體系是由財產權和人身權為基礎構成的;由于被遺忘權的權利對象是個人數據,而個人數據既具有財產利益,同時也有精神利益。因此產生了對權利屬性的爭議。

1.人格權益。在我國,被遺忘權還沒有被認定為一項具體的權利,但是它可以被認定為是一項民事權利的組成部分。

在2017年實施的《民法總則》中,第111條對于個人信息權有了規定,在這一權利中便包含了被遺忘權。將個人信息納入“民事權利”一章規定,確立了個人信息權后,被遺忘權作為個人信息權范疇中的內容也理所當然地被劃分入民事權利的內容。雖然被遺忘權目前還不被認定為一項具體的權利,但是根據屬性的劃分,它屬于民事權利的范圍。

作為承載著被遺忘權客體人格利益的具備可識別性,當它出現在網絡上時,能夠直接或間接地指向信息主體。對于信息個體而言,這些網絡信息影響了自身的社會形象,同時構成了人格的外延。

2.被遺忘權屬于個人信息權的下位權利,應當被劃分為個人信息權的范疇。以下從客體、權利內容以及權能方向進行解釋:

被遺忘權的客體是網絡中對于某些信息主體之前的個人信息,它對于信息主體當下或今后的生活與工作會帶來不良影響,妨礙信息主體的名譽與社會評價,并且該信息一定是之前被公開過,為大眾所知曉;但隱私權的客體則是強調非公開性的私密信息,若該信息內容已經是提前被公開的情況下則不能被包括在隱私權的保護范圍。兩者客體的對比可以顯而易見的看出,被遺忘權與隱私權并不能夠被劃為同一范疇。

在權利內容方面,從隱私權和個人信息權的內涵可以看出,隱私權主要是針對還未對公眾公開的個人信息進行保護,以防止其信息被泄露,是以預防為目的的權利;而個人信息權則相對更注重于對已經對社會公開的、為大眾所知曉或可從網絡媒體上查找得知的個人信息進行刪除,其目的和保護方式側重于后期的補救。兩者一個是預防,是防止自己的信息為外界所知所公開;而另一個則為在公開后要求數據控制者刪除的補救型權利。兩者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方式極大不相同。

最后一點是從權能方向出發,兩者一為主動性要求,另一者則更傾向于被動防御。因為對于隱私權來說,只有在其隱蔽的個人信息被外界所侵害的情況下才能夠適用于隱私權的保護方式進行維權;但是個人信息權則不同,在個人信息早已被大眾知曉的情況下,信息主體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決定要求履行被遺忘權。

被遺忘權是以刪除信息主體個人信息來保護權利主體信息安全的,從權利客體、內容抑或是權能方式上來講,被遺忘權屬于個人信息權下位權利,應當屬于個人信息權的保護范疇。

被遺忘權本土化的必要性

1.網絡信息留存提出挑戰。過時的信息終究會被人們所逐漸遺忘,但在信息化時代,關于個人的信息一旦上網,便很難停止傳播或者被刪除消失。“被遺忘權”原本是時間帶給有污點過去的人們最珍貴的保護傘,但是浩如煙海的信息被網絡帶到了世界上各個角落,人們所天然享有的個人信息“被遺忘”與網絡信息永久留存之間有著難以調和的矛盾。

網絡信息在理論上可以永久存儲不受介質的限制;并且由于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人們在獲取信息時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便利;這些變化,徹底改變了時間與信息的反比例關系,瓦解了信息價值的衰退機制。

2.現行相關法律存在空缺。當網絡信息的永久留存對人們信息遺忘的權利提出挑戰時,現行的法律卻尚不完善,存在空缺。盡管個人信息保護和被遺忘權的內容在現行法律法規中已經有所體現,但是仍然缺少一個完善的法律系統和專門法予以支撐。

《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制訂對于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能夠為尚是空白的個人信息權保護建立起一個系統的框架,在法律框架搭建之后,以各部門的法律法規進行填補,才能更好地實施個人信息權的保護。

李卿圓

快乐10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