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專題>掃黑除惡中央督導回頭看>案件播報 >正文
重拳掃黑 我省又一批掃黑除惡典型案例公布……
發表時間:2019/05/16來源:山西政法責任編輯:高鶴

為推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向縱深發展,提高人民群眾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知曉度、認可度、參與度,充分發揮以案釋法的警示作用。近日,朔州中院發布一批掃黑除惡典型案例。

逞強耍橫“擺場子”,依法嚴懲“不手軟”

案情簡介

被告人王某伙同萬某等人到中煤平朔某礦劉某某辦公室對其實施威脅、恐嚇,迫使其同意王某不上班繼續領取工資。從2016年10月份至案發,王某共領取錢款33395.96元。被告人萬某、趙某、盧某某以幫王某“辦成”事為由,多次毆打并向其索要活動經費,王某被迫先后向盧某某支付1000元,向趙某支付1500元,向萬某支付900元。2018年4月13日,被告人趙某、郝某某伙同他人以非法拘禁、逼迫寫欠條、貸款還錢、毆打等形式再次向王某非法索要“活動費”,后郝某某、田某被行政拘留十日。2016年,被告人萬某等人受孟某所托向曹某某索要債務。在扣留曹某某父親曹某某駕駛的汽車時,曹某某報警,經調解,將扣留車輛歸還。2016年秋天,被告人王某伙同盧某某在未還錢的情況下,將押在蔣某處的電腦強行拿走。許某托被告人萬某向邢某某索要欠款,萬某糾集趙某、于某(在逃)將邢某某拘禁,直至邢某某托人還款十萬并寫出還款承諾后將其放走。事后萬某非法向許某索要10000元。2017年7月,曾某某通過劉某某讓被告人萬某向方某某索要欠款,萬某伙同趙某、殷某、于某(在逃)以毆打、暴力威懾、非法拘禁等形式向方某某索要欠款,后方某某趁機逃脫。事后曾某某、劉某某給付萬某等人2000元。2017年夏天,被告人萬某糾集趙某、于某(在逃)等五人以“擺場子”震懾、恐嚇方式幫助劉某某處理糾紛,劉某某給付萬某2000元,萬某得款500元,其余錢款給了趙某。2017年11月,被告人萬某糾集趙某、王某、殷某、田某等十余名社會閑散人員以“擺場子”震懾、恐嚇方式幫助孟某處理糾紛,事后,萬某等人非法向孟君索要錢款5000元。

定罪量刑

被告人萬某、趙某、殷某在2016年到2017年間多次糾集被告人王某、盧某某、田某,以暴力、威脅的手段強拿硬要,并通過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替他人“擺場子”討債、以暴力手段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情節惡劣,其行為均已構成尋釁滋事罪。被告人萬某、趙某、殷某、郝某某、田某多次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且有毆打情節,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趙某、殷某在實施部分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屬未成年人,依法應從輕處罰。對被告人分別判處一年至七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黑惡勢力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是國家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重點打擊的黑惡勢力違法犯罪行為。本案中被告人萬某、趙某、殷某糾集被告人王某、盧某某、田某、郝某某,以暴力手段插手民間糾紛,充當“地下執法隊”,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擾亂社會生活秩序,犯罪情節惡劣,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人民法院依法對萬某等人判處刑罰,體現了對該類黑惡勢力的嚴懲力度。法官在這里提醒您,日常生活中發生經濟糾紛是常有的事,如何討回債款是多數債主心中的“疙瘩”。一些人常常采用脅迫、非法拘禁、毆打債務人等等激烈手段替他人索要錢款,這不但不能討回錢款,反而會因觸犯法律而受到制裁,逞強耍橫法不容,暴力討債不可取,依法維權是正道。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不是僅僅依靠法院就能完成,需要各行業各部門密切配合,加強日常監管,各司其職,這樣才能打贏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戰。

賭博騙貸非法拘禁,為非作惡必受嚴懲

案情簡介

2016年夏季,被告人薛某某為牟取非法利益,在懷仁市濱河家園北面租住的平房內放置“捕魚”賭博機一組六臺,供賭客賭博使用,非法盈利3萬余元。

2016年1月至9月間,被告人薛某某通過偽造他人虛假婚姻證明、虛假身份信息證明以自己和他人名義分五次向某縣某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騙取貸款15萬元,全部揮霍。

2016年冬季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薛某某、劉某某、蘭某(另案處理)、曹某某(另案處理)為被告人紀某某向常某某索要債務,紀某某以商議債務之事將常某某騙過,被告人薛某某、蘭某用手銬將常某某銬上帶至紀某某家中拘禁。次日凌晨,被告人薛某某、紀某某、蘭某、曹某某將常某某帶至曹某某家中看管,次日晚上,又將常某某轉至被告人劉某某家中看管。拘禁期間還存在毆打常某某的行為。

定罪量刑

被告人薛某某、紀某某、劉某某目無法紀,為向他人索要賭債而采取關押的方式,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在非法拘禁過程中使用了戒具,并有毆打情節,應依法從重處罰。被告人薛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偽造并使用虛假的證明文件,冒用他人名義,多次騙取金融機構的貸款,其行為均已構成貸款詐騙罪,情節嚴重,應依法嚴懲。被被告人薛某某還為了牟取不法利益,為他人提供賭博場所及賭具,非法盈利達3萬余元,其行為已構成開設賭場罪,情節嚴重,應依法嚴懲。被告人薛某某一人犯數罪,應依法數罪并罰。分別對被告人判處七個月至八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賭博不僅危害社會秩序,影響生產、工作和生活,而且常常是誘發其他犯罪的溫床,特別是利用“捕魚”賭博機,供賭客進行賭博,本人從中獲取非法利益,對社會危害極大,應予以嚴厲打擊。欺瞞騙貸大肆揮霍,給銀行造成較大損失,嚴重擾亂金融管理秩序。目無法紀不加收斂,為他人索要債務實施非法拘禁,期間對被拘禁人實施毆打,嚴重侵犯他人的人身權利和自由,且應數罪并罰,必須嚴加懲治。

利欲熏心非法采礦,暴力械斗必受嚴懲

案情簡介

2015年11月至2016年7月,被告人朱某某組織人員多次非法開采氧化煤并出售,獲利30余萬元。期間為確保非法開采出的氧化煤順利運送和出售,被告人朱某某糾集被告人孟某某、董某等社會閑散人員為其提供保護,與阻止其運送氧化煤的李某、王某某(均已判刑)等人發生械斗,導致多人受傷,在當地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定罪量刑

被告人朱某某目無法紀,為了與他人爭奪非法利益,糾集多人持械聚眾斗毆,規模較大,社會影響惡劣,其行為已構成聚眾斗毆罪;同時,被告人朱某某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采礦,情節嚴重,其行為亦構成非法采礦罪。應當對其依法實行數罪并罰。被告人朱某某在聚眾斗毆犯罪過程中起組織、策劃、指揮的作用,屬首要分子,依法應當從嚴懲處。其他被告人根據各自參與的犯罪和所起的作用分別判處相應的刑罰。分別對被告人判處六個月到七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礦產資源屬于國家所有,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破壞礦產資源。開采礦產資源,必須依法申請,經批準后登記后方可開采。本案中被告人朱某某為謀取大額利益,置礦產資源法于不顧,在未經相關部門批準許可的情況下,非法開采礦產資源,嚴重侵害了礦產資源的國家所有秩序。更為惡劣的是用暴力爭奪礦產資源,持械聚眾斗毆,置社會秩序于不顧,引發新的危害后果,以“強盜邏輯”維系非法利益,可見當下社會中部分人目無法紀、氣焰囂張,對此類惡勢力必須嚴厲打擊。

猖狂盜搶目無法紀,法網恢恢終受懲治

案情簡介

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間,被告人王國某、丁某某、宣某(另案處理)在山陰、平魯轄區高速路口和服務區,乘大貨車司機或者服務區工作人員夜間休息時,多次偷竊大貨車油箱內燃油,在被發現時直接采取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竊得燃油后駕車逃離。

2018年農歷正月十五過后,王國某、丁某某二人駕駛盜油車在在山陰、朔城、平魯、左云等地公路沿線、高速口、高速服務區十一次盜竊大車油箱內的柴油,價值7470元。被告人梁某某分六次收購了王國某、丁某某盜竊的柴油,或自用或出售,獲取利差3090元。

2018年3月間,被告人王福某、王明某駕駛盜油車在朔城城區、山陰地段高速口三次盜竊大車油箱內的柴油,價值8500元。被告人梁某某分兩次收購了王福某、王明某盜竊的柴油,或自用或出售,獲取利差2500元。

定罪量刑

被告人王國某、丁某某、王福某、王明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多次流竄作案,明目張膽,大肆盜竊大車柴油,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王國某與丁某某在實施盜竊過程中,對服務區工作人員和司機采取暴力手段進行威脅,二被告人的行為由盜竊罪轉化為搶劫罪。被告人梁某某明知是贓物而予以低價收購,其行為已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告人王國某、丁某某犯搶劫、盜竊兩罪,應數罪并罰。被告人王國某、丁某、王福某、王明某多人多次實施犯罪,符合“惡勢力”團伙,應從嚴懲處。被告人梁某某為惡勢力團伙掩飾、隱瞞犯罪所得,亦應從嚴處罰。對被告人分別判處九個月到七年三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本案涉惡人員法律意識淡薄,文化水平、素質較低,缺乏良好的家庭、社會教育,法律意識淡薄、不懂法,社會責任感、公德意識和法律意識基本處于空白狀態,加上道德修養滯后,在利益誘惑和欲望的驅使下,不惜鋌而走險,并積極實施違法犯罪。同時,一些地區社會管理工作薄弱,打擊懲治力度不夠,法治宣傳還不到位,對黑惡勢力的震懾還不夠,給黑惡勢力的滋生蔓延創造了空間和條件;一些行業和領域的制度不健全、不規范,讓黑惡勢力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機。

妄圖鬧訪獲利,盲目跟從獲刑

案情簡介

2017年3月至2018年7月,被告人徐某某伙同被告人耿謀謀、孫某某等22人,先后到山西、陜西等地數十家煤礦務工,通過故意消極怠工、滋生事端,逼迫礦方辭退,向礦方索要高額費用,在礦方拒絕后,采取非法上訪、鬧訪等手段脅迫礦方。2018年7月13日,被告人徐某某、尹某某等人組織上述人員前往省城太原到省某煤炭公司、省信訪局非法上訪,15時左右,非法聚集在山西省人民政府門前鬧訪反映問題,先后在省政府門前非法聚集停滯約20個小時,造成省政府門前秩序混亂、路人圍觀社會影響惡劣的后果。

定罪量刑

被告人徐某某、王某某等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到信訪、勞動等政府部門上訪相威脅的手段,多次向煤礦企業索要不合理費用,且數額較大,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敲詐勒索罪。在共同敲詐勒索犯罪中,綜合考量各被告人參與犯罪的次數、金額,予以區別量刑。被告人徐某某、王某某等人為索要不合理費用,采取到山西省政府非法上訪,聚眾造勢,擾亂社會公共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其行為均已構成尋釁滋事罪。被告人徐某某、王某某糾集多人,在多地煤礦企業務工期間,消極怠工、滋生事端,故意讓礦方辭工或借故離開,采取到信訪、勞動、煤炭等政府部門上訪的手段向煤炭企業施加壓力,勒索錢款,多次實施敲詐勒索等犯罪活動,嚴重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影響,應當認定為惡勢力。被告人徐某某、王某某等人一人犯數罪,應適用數罪并罰。分別對被告人判處六個月到六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利用現行信訪制度的漏洞,采取到信訪部門、行業主管部門、政府部門非法上訪的行為已超出正常上訪表達合理訴求的范圍,將構成尋釁滋事罪。公民通過信訪途徑反映訴求,應當采取合法手段,即便是為了維護合法權益,也不得使用非法的手段,否則就會受到法律追究。

財色兼貪,法網不漏

案情簡介

2016年6月,被告人武某通過添加微信認識了被害人韓某一,二人互發裸照。武某以將韓某某的裸照發布到網上威脅,向韓某某索要20000元,韓某某因害怕,分兩次給付武某17000元。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武某多次向韓某某索要剩余3000元,在勒索未果的情況下,多次強迫韓某一與其發生性關系,期間還伙同魏某某、韓某二輪奸韓某一。為索要錢財,武某還伙同趙某某、高某某等人多次毆打韓某一。

定罪量刑

被告人武某以個人隱私為要挾,采取暴力、威脅等手段,違背被害人韓某一的意志,多次強行與其發生性行為,且與被告人魏某某、韓某二輪奸被害人,性質惡劣,被告人武某、魏某某、韓某二的行為構成強奸罪。被告人武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多次敲詐被害人的錢財,并糾集被告人趙某某、高某某等人對被害人實施威脅、毆打,強行索取財物,數額較大,被告人武某、趙某某等人的行為構成敲詐勒索罪。其中,被告人武某、魏某某、韓某二構成了強奸罪和敲詐勒索罪,應對其數罪并罰。被告人武某、韓某二、魏某某等人的犯罪行為造成了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其行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法發(2018)1號《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十四條“惡勢力”特征,應予嚴懲。分別對被告人判處六個月到十六年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本案是一起通過網絡聊天工具添加陌生人交友而引發的典型敲詐勒索、性侵害案件。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給人們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暗藏著各種危險,特別是女性,稍有不慎便財色兼失。因此,使用“微信”等新型交友軟件時,在認識上一定要提高警惕,在軟件使用設置上要注意保護個人隱私,遇陌生人搭訕時盡量不要搭理,增強潔身自好的意識,對陌生人的無理要求,要堅決拒絕,如果不慎泄露個人隱私而被敲詐,要保持冷靜,放下思想包袱,立即報警,以免造成更嚴重的損失。

教育缺失自律不足,未成年人走向犯罪

案情簡介

2017年8月至2018年6月,被告人楊某某伙同被告人白某某、王某等人多次采用毆打、脅迫手段,專門針對未成年在校學生實施搶劫,搶得財物數額較大。期間,被告人楊某某還伙同他人潛入民宅實施盜竊,數額較大,所得贓款贓物均已揮霍。

定罪量刑

被告人楊某某、白某某等人目無法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暴力和脅迫的手段,強行劫取在校學生的財物,其行為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各被告人的行為均構成搶劫罪。且被告人楊某某、白某某參與搶劫犯罪活動三起以上,均系多次實施搶劫犯罪活動。被告人楊某某在共同實施搶劫犯罪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依法嚴懲。被告人楊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秘密竊取公民的合法財產,數額較大,其行為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權,構成了盜竊罪。對被告人楊某某應依法數罪并罰。被告人楊某某、白某某等人在犯罪時不滿18歲,應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分別對被告人判處一年十個月到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官說法

本案中,未成年被告人均系因家庭原因較早輟學而混跡于社會,在沒有收入來源的情形下追求享樂,進而逐漸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家庭教育是未成年人成長的基礎階段,是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的開端,家庭變故、家庭不和等問題都會對未成年人的成長帶來深遠影響,因此家長要盡可能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創造充滿愛的家庭環境。學校教育是未成年人成長的核心階段,在提供知識的同時逐漸引導未成年人認識世界,在學校教育階段要不斷重視和加強對未成年人的法制教育。未成年人也要不斷增強法治意識,要在確保人身安全的前提下敢于與違法犯罪作斗爭。

黑惡勢力作為和諧社會的巨大毒瘤,不僅給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帶來了危害,更影響了整個社會的和諧穩定。近日,太谷縣人民法院通報了兩起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典型案例。

杜某某等五人惡勢力團伙案件

案情通報

2011年至2015年在太谷縣陽邑村居民小區施工建設期間,以被告人杜某兵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組織糾集被告人劉某涯、張某斌、譚某冬、武某軍等人長期駐扎該工地,通過恐嚇毆打他人、阻攔施工、非法拘禁他人、強迫交易等手段,強行獲得非法利益,并伙同其他人員實施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毀損財物等滋擾鬧事行為。

經法院查明并綜合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最終判定:

被告人杜某兵犯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強迫交易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被告人劉某涯犯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強迫交易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被告人張某斌犯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強迫交易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被告人譚某冬犯尋釁滋事罪、強迫交易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被告人武某軍犯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案件宣判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現該案已生效執行。

社會效果

這是一起典型的在建筑領域和農村領域為非作歹的惡勢力犯罪案件,以杜某兵為首的五人犯罪集團,在建筑工地上通過采用威脅、毆打、阻攔施工等手段,從建筑材料、工程以及小區水、電、暖及附屬工程中收取保護費,給承建商和開發商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該惡勢力犯罪集團從中獲取非法利益。并在此期間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損毀公私財物,指定商砼供應廠家,私自占有使用代為給付的商砼款等等,這些行為嚴重損害了社會管理秩序及市場經濟秩序,嚴重威脅到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楊某某等十人惡勢力團伙案件

案情通報

2010年至2017年期間,以被告人楊某春(太谷縣某村支部書記、村委主任)為首的惡勢力犯罪團伙,多次指使糾集其他九名被告人在太谷縣某汽修廠、太谷縣某碳素廠隨意攔截、辱罵、毆打他人、任意打砸財物。在某石油公司威脅、恐嚇該公司董事長,強拿硬要他人財物;指使他人糾集部分村民圍堵太谷縣某汽修廠,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嚴重影響他人生產、工作和經營,造成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

經法院查明并綜合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最終判定:

被告人楊某春犯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被告人孟某龍犯尋釁滋事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

被告人榮某犯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其余七名被告人犯尋釁滋事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至兩年零六個月不等。

案件宣判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現該案已生效執行。

社會效果

這是一起典型的把持基層政權的惡勢力犯罪案件,楊某春作為當時的某村支部書記、村委主任,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打著為村民謀福利的旗號,糾集其他被告人在太谷縣某汽修廠院內隨意毆打他人、任意打砸財物;在太谷縣某碳素廠追逐、攔截、毆打他人,滋擾鬧事;在某石油公司多次威脅、恐嚇該公司董事長,強拿硬要,嚴重影響他人工作、生活、經營。被告人楊某春還指使他人糾集某村部分村民圍堵某汽修廠,導致汽修廠內商戶長時間無法正常經營,給商戶造成嚴重損失。該案中各被告人的行為嚴重擾亂了社會管理秩序,侵犯了他人人身財產權利,給民營企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是典型的“村霸”。

快乐10分软件